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宣傳系統“五支隊伍”下沉一線?記者蹲點】沿河金山村|漫山遍布“黃金苗”

0

點擊觀看視頻

秋去冬來,伴隨著冷冽的寒風,樹葉順從地飄零、翻轉、落地,一樹樹、一叢叢,金黃色的樹葉在地上累積了一層又一層,遠遠望去,別有一番詩情畫意。

att_732692_副本.jpg

沿河土家族自治縣中寨鎮金山村在這個時節獨具美感,路旁、屋后、院中,隨處可見銀杏樹,迎著風搖曳生姿。踩著厚厚的扇形落葉,記者玩笑道:“難怪叫金山村,可不就是漫山遍野的‘黃金’嗎!”

att_732695_副本.jpg

金山村生“黃金”,這“黃金”可不在村寨,在哪?在山頂。

金山村地處山腳,身處村寨里是怎么也想不到,山頂處,還有別樣的風光。

沿著盤山公路蜿蜒向上,山頂的視線豁然開朗,大大小小接連成片被開墾出來的茶園已初具雛形,金黃色的茶山預示著可喜的致富路。在這,記者見到了茶園的主人,即貴州御錦農業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長史浩國。史浩國告訴記者,茶園里金黃的茶名叫“中黃三號”,是浙江茶科所一名教授于野外發現的一顆母茶培育出來的新品種,中黃三號芽頭粗壯、芽色微紫,制成的茶葉外形色綠透金黃,嫩香持久,滋味鮮醇,葉底嫩黃鮮亮,品質優異。

中黃三號茶葉具耐寒、耐干等特點,對土壤質量的要求比較高,金山村海拔高、緯度低、日照少,擁有種植中黃三號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2018年9月,一面高高揚起的五星紅旗插在了山頂,從此,史浩國帶領務工村民,不斷向著紅旗處靠攏、開墾,如今,茶園已栽種茶苗1400畝,有中黃三號、郁金香、黃金芽三個品種,預計2020年3月完成發展3000畝茶產業目標。

接連成片的茶園,以前全是荒山。73歲的老村干部田井邦凝視著茶山,說:“以前根本不敢想這里可以種茶。”

不敢想,是大伙兒的一致反映。駐村第一書記楊國強也覺得不可思議,“以前政府準備開墾幾百畝土地種茶,但是挖土機挖了兩次仍然開墾不出來。”山上石頭多,開墾難度大,可史浩國不怕,一遍不行就挖兩遍,挖不開便鑿,憑著這股勇氣和決心,曾經荒蕪的土地變成有形狀、有特點的茶山。

att_732690_副本.jpg

這片茶山,是村民一挖機一鋤頭刨出來的。田井邦是跟隨茶山發展起來的最早一批村民之一,“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大家都是種地喂牛喂豬,只想解決溫飽問題,現在每天來茶山挖土、種茶,每個月領著工資,日子越來越好。”

從2018年開墾茶山,只要是來茶山務工的村民,每人每天80元工錢。同樣是挖土,在茶山上挖土可以掙錢,聽聞消息后金山村、清河村不少村民都前來務工,史浩國來者不拒,“有一個73歲的老人家來務工,怕我不要她就謊稱自己年齡只有53歲。”但老人的顧慮明顯多余了,金山村、清河村的勞動力基本外出打工,留在家里的幾乎都是老人、小孩,在茶山務工的,平均年齡在60歲左右。

李國英有3個小孩,都在金山小學讀書,家里還有位老人,丈夫患有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在浙江打工。今年2月,李國英來到茶山務工,對比以前在家種地,她覺得茶山干活好太多了,“我巴不得天天都來,每天有80塊工錢,還管飯吃,史總人又好,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茶山干活。”

att_732689_副本.jpg

茶山需要工人多,勞務開支也不小,截至目前,發放勞務費100余萬元,平時固定工人有50余名,今年3月栽種茶苗期間每天工人有100余人,發放工資60余萬元。50余名固定工人每年至少增收1萬余元。

除了工資,金山村、清河村注入200萬元財政扶貧資金作為集體經濟,其中6%作為兩個村2019年未脫貧戶保底分紅(其中金山村87戶,清河村53戶)。金山村87戶貧困戶共享分紅7萬余元,每戶約800余元。

此外,流轉土地的村民還可以收取土地租金。土地租金按照流轉30年計算,前三年每年135元/畝,第3-6年每年175元/畝,依次遞增,最后達到200-300元/畝。

有干勁,有信心,這片茶山,飽含了所有人的期待。

“我在家里待不住,就想來金山,來茶山,這里有眷戀。”史浩國每天都往茶山跑,“來這里不后悔,營商環境很好,村干部、駐村干部對我的支持力度太大了!一年多以來就沒遇到什么麻煩。”據悉,中黃三號茶葉的市場價4200元/斤,明年的清明茶已全部預定完畢。現在,茶葉加工廠正在緊鑼密鼓地修建,預計明年采摘清明茶時能投入使用。

att_732694_副本.jpg

沃土生金,金山村的土地帶來了獨具一格的中黃三號,也就帶來了金黃的脫貧致富之路。村里金黃的銀杏,山頂金黃的茶山,金山村也將把握“黃金”山,走產業致富路,過紅火好日子(銅仁日報融媒體記者 譚齊源)

編輯:陳敏
相關閱讀
0
六合图库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