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十八彎山路到下坪

在烏江邊的新灘鄉場肩扛一包水泥,沿羊腸山路發力爬山……腳尖打顫,身體發抖,即便是冬天也累得氣喘吁吁,水泥灰夾雜汗水流淌到皮膚上,讓人特別難受!如是夏天,水泥會“咬”傷皮膚,需要十天半月才能恢復。

一個青壯年,每天起早貪黑只能扛3包水泥進村,累得腰酸背痛。時光已經過去了20多年,68歲的下坪村委會副主任簡子棟聊起搬運水泥修建學校的往事,依然記憶猶新,曾經的艱難困苦歷歷在目。

這條鏈接下坪村到新灘鄉場的羊腸山路的地名,村民們形象地稱之為:石棱子。

下坪村地處烏江右岸的山坳上,是德江縣桶井鄉最邊遠、最偏僻的村子,距離鄉鎮政府駐地30多里山路,其中,先是需徒步翻山越嶺趕到新灘碼頭,坐船渡曾經波濤洶涌的烏江,再徒步到鄉政府辦事,可謂爬山涉水。

每年,鄉親們的生產生活資料,需要從新灘鄉場、長堡鄉場扛進家里。而各家生產的水稻、玉米、紅苕等,也需要沿陡峭的山路肩挑背馱到新灘鄉場,或在本縣長堡鄉場出售。大山,養育了祖祖輩輩,也阻礙了鄉親們前行的腳步。

“這里是典型山旮旯。出門趕場辦事,常是‘兩頭黑’,累得不得了。”下坪村支部書記姚財富接過簡子棟的話茬,“過去沒特別需要辦的事情,我們通常不會出村下山,村民們到了60歲后就很少出村,一輩子在村里生存終老。”

回溯到1998年冬天,具有“草鞋書記”美譽、時任桶井鄉黨委書記的黃欣渡過烏江,手腳并用爬到下坪山窩窩里進村入戶調研,發現交通是下坪發展的“攔路虎”。當年,他就組織鄉親們從本縣長堡鄉集鎮,新修進村公路大力發展烤煙等,初步改變了下坪“交通死角”的歷史。

從1998年秋收完畢開始,奮戰到次年春耕生產季節,由政府無償提供爆破物資等,全村男女老少齊上陣投入公路建設,開挖、搬運、填坑……歷時兩個寒暑,從長堡鄉集鎮到下坪的毛坯公路拉進了村里,鄉親們殺豬喝酒慶賀“出山”通道頓開。當年,汽車鳴笛拉運燃煤進村,村民們烤煙獲得了大豐收。

這是一條“連心路”“致富路”“小康路”——

一頭連著山外,一頭連著山里。一頭連著鄉親,一頭連著希望……這條穿行在崇山峻嶺間的路,從此為下坪的發展打開了“山門”,鄉親們沿著充滿夢想的公路紛紛外出尋找發家致富的“法寶”。

“公路通,百業興。”下坪村第一書記馮江南直言,“在原公路基礎上拓寬硬化后,來去比過去更方便了,外出的村民回鄉大力發展肉牛養殖、生態花椒等產業,村民新修的房子像雨后春筍一樣多起來。”

大山深處有人家,十八彎山路成風景。最近幾年,貴州交通大會戰的利好在下坪落地生根、開花結果,6.5米寬的水泥路從長堡鄉集鎮縱貫下坪村,直通新灘新集鎮和烏江新灘碼頭。同時,與“組組通”公路鏈接全村14個村民小組,還有產業路布局其間。而今,汽車可通達或繞行全村村村寨寨,出入縣城等地便捷多了。

最讓鄉親們高興的是,正在修建的烏江夾石大橋,與貫通下坪的公路同屬烏江沿江公路“民生工程”“富民工程”。該橋通行后,下坪與毗鄰的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夾石頭鎮沿烏江一帶的交通環境將大為改變,迎來更好更多發展機遇,村民們眼巴巴盼著這座大橋早日建好投入使用。

因山而美,因水而媚,烏江沙坨電站下閘畜水發電,烏江沿岸“高峽出平湖”的盛景更加嬌媚,真山、真水和美景、美食撩撥人們眼球,養在深閨人未識的下坪逐漸被外界熟知。(銅仁日報融媒體記者張勇 王安宏

下坪,不再遙遠。

下坪,不再沉寂……

編輯:陳敏
相關閱讀
0
六合图库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