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銅仁要聞 > 正文

【深度】愚公移山“印江版” 江家坡村打開“山門”聯通世界

QQ截圖20191029143414

→點擊觀看視頻

“江家坡梨子多,挑擔柴往下梭,稱點肉來抹鍋鍋,窖水淘飯滑溜溜!這是江家坡過去艱苦歲月的真實寫照,從娃娃唱到老漢,一代又一代,恨壁而歌。

路,是他們祖祖輩輩的期盼;

路,是他們脫貧致富的希望;

路,是江家坡三任支部書記接力、突破天塹也要鑿開的承諾。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10

挑戰天險 破壁鑿路

八月驕陽似火,在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東北面最高的山峰上,江家坡群眾坐在新鑿的隧洞里納涼。他們俯瞰縣城,兩眼放光;山風拂面,將他們的思緒帶到了多年前的這段懸崖絕壁。

“九一年摔死兩人,摔傷一人,豬牛牲畜若干。那時,我們就下定決心,砸鍋賣鐵也要修這條路。”無路難,開路更難,江家坡村老支部書記江開林回憶。曾有人戲謔:“江家坡人能把路鑿通,簡直是異想天開!”當時,要在陡峭絕壁上鑿公路,比登天還難。

絕壁如墻,橫亙在江家坡與縣城之間。海拔由920米驟降至450米所形成的斷崖,是江家坡十幾代人都遭遇的天險。

歷經幾代人在絕壁上爬出的小路,是江家坡到縣城的要道,攀爬出行上山碰頭、下山挫背是常事,這樣的路況持續了不知多久。絕壁小路最寬處不足1米,窄處僅能容下一個腳板。雖然險,但是“近”,這條到縣城僅5公里的絕壁小路能節省時間和體力。為此,江家坡人趕集買賣,常常“鋌而走險”。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5

村兩委經常念叨群眾:出行注意安全!

路就一條,走也走,不走也得走!

窮困、天險、慘痛......激起了江家坡人的斗志;只有打通公路、穿越絕壁,才能改變現狀。

“遲早要做的事,不如早做!”江家坡村老支部書記江開林帶頭提議鑿山開路。

“沒錢大家湊,全村542口人一起上,哪怕用手刨,也要刨出路來!”當時江開林和群眾立下了誓言。

2006年,全村男工婦女拿著鋼釬、錘子、鋤頭、簸箕等工具齊上陣,開工鑿路。

“當時,我們全村老老少少、男工婦女,一天都有五六十人上工,就像行軍打仗,飯都是送到工地吃。”老黨支部書記江開林回憶說。

自1981年江開林上任以來,修路的想法像一粒種子在心頭發芽長大。路不通,他心里磕得慌!甩開膀子,帶上全家老少和群眾一起攻克“絕壁”。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9

第一段基礎工程:從江家坡村委會到巖口500米路段。

“我們約定,人均出20個工和100塊錢,勞力不論強弱,錢54200元,一分不少。當時村里有幾戶為湊錢,把年豬都賣了。”江開林說,為了路早點通,大家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修路苦一陣子,不修就要苦幾輩子。”上工時,江開林都要念叨一遍。

絕壁,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大家分工協作,男勞動力就從山頂吊下籮筐,人蹲在籮筐里小心翼翼地,一釬一釬地鉆,一錘一錘地敲;女勞動力就抬、挖土石方,大家比著干。

“為了運土石方快點,我們把兩臺拖拉機拆成零部件抬上山,50多個勞動力,用了兩天的時間。最重的貨箱,是20多個人抬,中途息了20多次,到山頂的時候,感覺腰都不是自己的。”53歲的江慎義是當時修路的領班,管安全施工和放炮,回想起當年傻勁,不禁訕笑。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7

江家坡破壁的鏡頭里:吹哨上工,一天干9個小時,手打起血泡、繭子,江家坡人不知疼痛,不請假休息,只要動得,敲一錘得一錘,鉆一釬是一釬,掘進一米,就多一米的希望。

修路就是拿命在拼!

在江家坡人的記憶里,70多歲的江開科,腳痛,仍然堅持上工,他說能干一天得一天。沒想,一語成讖,在掏空疑似石頭的土堆時,不幸被土方砸中,送醫不治身亡。

這段路,江家坡人付出了血的代價!!!

決心、恒心、齊心不滅,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寒暑更迭,江家坡人執念不變。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8

當年,憑著簡單的工具,9個月時間,如螞蟻搬家,巖口峭壁硬是被江家坡人鑿出了夠一人過的“天眼”。受到安全隱患和技術局限,施工被迫暫停,哪想,這一停就是十年。

突破天塹 助力脫貧

偉大的工程需要時間的積淀。通過“天眼”投射過來的曙光傳遞著江家坡人的希望,他們打量著城市的熱鬧,憧憬著江家坡的新未來。到縣城的路,不用再爬100多米到山頂再下來,避開了最危險的路段。

“美麗的印江城就在眼下,看得到,摸不著,走路要兩個多小時,梨子、蔬菜送不出去。”70多歲的江慎龍嘆道。江家坡有400余棵古梨樹產梨,有高山蔬菜,在縣城市場上很受歡迎,但運出去太難。

江家坡總人口154戶548人(2014年數據),有建檔立卡貧困戶有48戶192人,貧困發生率35%,交通不便是導致江家坡村極度貧困的主要原因。

“路能鑿通,一切都好辦,在我們的請示下,2007年的時候,縣里面專門請爆破專家來勘測,懸崖下面住著長坡村邢家巖組,施工難度巨大。”江慎銀回憶說,由于不能實施爆破,當時修路的事就緩了下來。

穿越絕壁的夢想,難道就此放棄?不,他們在等待時機。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12

2010年,邢家巖被定為滑坡點,按政策,陸續遷出了江家坡絕壁的山腳。同年,江慎銀接過江開林的班,接著思考新的修路方案,少了邢家巖顧慮,只要攻克天險,路可接著修。

“奮斗有福氣,坐享難成器。”第一次修路時就跟在老支書身邊的江慎銀,清楚地記得這句叮囑。鑿路的壯烈場景也印在了他的腦海,“天路”是江家坡人的意志,江家坡不能沒有路。

因為不通公路,上世紀80年代,江家坡想發展烤煙產業,可煤的運費就超過了成本;2004年,江家坡修村小學,人力把建筑材料駝上山,江家坡人變著了牛馬;2012年,江家坡修村委會建辦公樓花了22萬元,而別的村只花費12萬元。沒有公路,江家坡發展成本比別人高太多,在貧困的漩渦里掙扎。

這年,江慎銀協調鄰村,搭上了朗溪鎮塘岸村的通村公路,再繞道朗溪鎮泡木、河西三個村,迂回輾轉二十多公里。無論步行還是坐車,都太遠,能省的不多,江家坡人基本上不走。

“犟”起要修他們的“天路”。

“平時村里開會,群眾們意見大,只要談到修巖口的公路,大家就一條心,從沒有這樣的團結一致。”江慎銀講道。為巖口的公路,江家坡人犧牲太多,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穿越絕壁是他們的夢想;叫天開路也成了歷屆村支兩委奮斗的首要目標。

群眾有呼,必有所應!“作為共產黨員,我沒有退路,從老支書的手中接過這一棒,再難,都要扛。”2017年3月,江慎銀揮動大錘,敲響絕壁!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

第二段控制性工程:巖口至貓鼻梁0.6公里開工!

這一年,江家坡人收益了土地征地補償款18萬元,獲得了相關部門和社會各界捐資的2萬元,共20萬元,全部投到路上。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3

在專業施工隊的帶領下,江家坡人用上了風鉆、空壓機等先進武器。吸取以往血的教訓,他們用原木連體結構防止泥石滾落,用膨脹劑擠破石頭,用挖機破碎頭一米一米鑿路前進。

這一年,江家坡人幾乎天天往巖口跑,看掛壁公路一點點鑿寬,慢慢地變長,像自己孩子在成長,興奮不已。

2017年底,一人寬的巖洞拓展到一個車道寬,高4米,洞外掛壁公路向縣城延伸500余米!鑿開當天,全村老少自發到巖口敲鑼打鼓、放鞭炮,以慶祝這歷史時刻。

同年5月,農村組組通公路建設首戰打響,江家坡人戰天斗地的精神得到黨委政府的肯定。相關部門到江家坡絕壁公路進行了實地調研,考慮到施工難度大、建設周期長等因素,轉而實施了接304省道,長4千米5米寬的水泥路,于次年3月通車。這條路,讓江家坡到縣城的距離縮短至12.6公里。

不忘初心 完美接力

薪火接力,為民謀福。2017年,印江脫貧攻堅戰猶酣,近萬名干部進駐村級陣地,開展扶貧工作。龍津街道辦事處干部楊勝雄作為下派支部書記到江家坡坐陣,與江慎銀及村支委并肩戰斗。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6

2018年,脫貧攻堅戰火熊熊。村支兩委、駐村工作隊和570名群眾一道不息奮斗。產業不興,發動村民種了350畝茶,100畝蔬菜;村莊不美,改廚改廁改圈改水,串起連戶路,改善人居環境。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精打細算,大家戮力同心,江家坡甩掉了深度貧困村的帽子,整村精彩出列!

“江家坡脫貧后,快捷公路能支撐產業壯大發展,是防止返貧的有效法寶。”楊勝雄分析道,雖然已經有了公路,但絕壁公路是直達縣城的“快車道”僅5公里,不但步行和開車安全有保障,輸入輸出成本也將大大減少,是致富的捷徑,想盡辦法也要通!

有志者,事竟成。楊勝雄爭取到縣政府資金100萬元、龍津街道辦事處資金27萬元,村里自己調節扶貧資金19萬元,共146萬元全砸在絕壁公路。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11

“絕壁公路是江家坡人的意志,第一次修路時,我還從辦公經費擠了1000元資助他們。”早就與“絕壁公路”結緣的楊勝雄說,路在老支書手中開始,在慎銀支書手中延續,最后由他來完善。為此,楊勝雄主動辭去印江財政局龍津街道財政分局局長的職務,留在村里繼續開路

“建起檔土墻16OO立方米,鑿通掛壁公路600米,擴寬加固了隧道36米。第三段控制性工程:貓鼻梁至老豬場0.9公里路段打通。”楊勝雄說,2018年突破絕壁,總算打通了到縣城的最后一公里。

崢嶸歲月,江家坡人一鑿就是十余載。絕壁公路猶如江家坡人的孩子,他們希望他長大,有好的歸宿。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2

2019年,三段路、三代人、兩公里,跨越十二年,路終于對接合攏,接上長坡村的通村公路,從江家坡村委會到縣城僅5公里,全線貫通,江家坡人實現:絕壁穿越!

“江家坡人把這條公路修通了,這匹梁子的人都看到了未來,很激動,我賣菜更方便了。”印江自治縣朗溪鎮泡木村群眾楊勝江背菜經過隧道時說。

天塹變通途。如今,江家坡人乘“天路”直達縣城不到10分鐘車程,惠及了板溪勤豐村、朗溪甘龍、泡木村的群眾。出行便捷了,輸入輸出成本驟減,江家坡融入到以縣城為中心半小時經濟圈。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4

“突破天險、開山鑿路,我們兌現了承諾。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努力爭取資金用于公路的硬化以及附屬設施建設,早日建成安全路,致富路,民心路。”楊勝雄站立在絕壁公路邊緣,望著城里家的方向。

“這個路通了,騎三輪車拉菜、拉煙葉到城里,一個小時可以跑幾趟,省時又省油,家就不搬了,住在江家坡種點地,日子更有盼頭!”住村委會旁邊的張羽秀掰著手指算了算,今年僅蔬菜和烤煙種植就有8萬多元的收入。

晨曦浮出云海,江家坡人登凌絕壁眺望;夕陽映照天邊,江開林江慎銀楊勝雄攜手前行。

穿越莽莽大山,城市繁華盡收眼底,幾輩人的夙愿照見現實。山風鼓起,攜帶著江家坡的梨香,分享到縣城;地氣升騰,擁抱著城市的繁華,滋潤著山鄉。

微信圖片_201910291542581

采訪手記:

客觀原因所致,采訪江家坡,我們跨越兩年時間,五次上山,只為求真。初稿成型,后歷時半月打磨,關于新聞事件的邏輯、背景和細節都要認真推敲,經歷九次大改,若干次小改,雕琢不倦,如鑿壁求路。作為黨的新聞工作者,不謀大局,難謀一域,正確發聲為江家坡人愚公精神謳歌,為初心使命謳歌,為偉大的時代謳歌。

曾經的絕壁小路承載了江家坡若干代人的希望,漫長的歲月里,此路是江家坡人與外界交流的唯一通道。后來另辟兩條水泥公路,出路更寬了,似乎江家坡人理應放棄鑿路夢想,但江家坡人,不將就。人與自然的鏡頭里,角馬涉險渡江,只為一日登臨非洲大草原。穿越絕壁之路,是江家坡人的詩和遠方,是江家坡干群的集體作品,是江家坡三任支部書記的初心和使命,不變通、不回旋、不將就,不達目的不罷休。

江家坡的路,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坎坷到暢通,見證著時代的美好變遷。江家坡的人,由苦到甜,不等不靠,由貧困奔致富,詮釋了幸福的奮斗模式。 

三任支部書記十年如一日,苦干實干,主動作為,為發展開拓,不懼挑戰,彰顯了共產黨人為民謀福的擔當本色。雖斷崖絕壁,卻一往無前;雖天險橫亙,卻迎難而上。不忘初心,他們步伐鏗鏘;牢記使命,他們毅力堅韌,以挺拔的身姿令日月展新顏。踐行群眾路線,福澤黎民,有始有終,方為共產黨人之初心使命,正是這份使命與擔當,帶領著一個村、一群人走向詩和遠方,如樂曲、如華章、如畫卷,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增添了炫麗的色彩。(通訊員 王忠波 梅亞軍 陳繼)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江家坡 絕壁
0
六合图库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