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走近大龍開發區新居民

龍江新區新居民在散步

龍江新區新居民在散步

眼睛,心靈的窗口;笑容,生活的見證。

最近幾年,從德江、石阡經跨區縣易地扶貧搬遷而來的新居民,分批入住大德、德龍、龍江三個新區,迅速融入到大龍這片充滿干事創業激情的熱土,開啟了在舞陽河畔的新生活新人生,往昔的愁眉苦臉變為了歡聲笑語……

黔東工業聚集區核心板塊大龍開發區正在“茁壯成長”,已扎根大龍的新居民積極參與建設這個生態工業新城,他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充實、舒心和紅火!

“生活環境不錯,就業機會很多,自己再做點小生意,收入還是有保障的,日子今后會越來越好!”

牟鱗海一家在吃飯

牟鱗海一家在吃飯

在大德新區,有一句話,代表著新居民扎根大龍信心與決心!“這里有增收致富的好平臺,我們不后悔搬過來。今后就算討飯,經過老家也會蓋著碗走過去。”

迸出這句話的人,是從德江縣平原鎮農村搬過來的牟鱗海。2016年底,當地政府組織符合搬遷條件的貧困戶到大德新區實地了解情況,沒趕上這趟安排的他自費來到大龍轉了一圈,最后下決定搬離祖祖輩輩生息繁衍的“山旮旯”,于次年1月15日第一批搬遷入住大德新區。

“生活環境不錯,就業機會很多,自己再做點小生意,收入還是有保障的,日子今后會越來越好。”盡管,牟鱗海、王紅夫婦倆身體都有殘疾,但是,他們對生活和未來充滿憧憬,希望通過自力更生過上好日子。

王紅進入大龍振龍礦業做保潔,今年5月,她跳槽到離家更近的北部工業園區尚豐塑業,拿計件工資;牟鱗海在小區做保安,方便照顧老母親的同時,也能及時忙碌另外兩個手工活兒。

牟鱗海購置的配鑰匙、補擦鞋一應工具都擺在家里,鄰里街坊有需要,他便擠時間回家開工。今年過完春節,他獲知要禁燃禁放煙花爆竹,遂采購電子禮炮需設備作為掙錢門路。“我倆口子都沒啥勞動力,有份相對穩定的收入,再加上低保以及副業,生活過得去了。”聊起現在的生活狀況,牟鱗海樂呵呵的。

牟鱗海樂新家采光條件好,陽臺正對著小區公園。老母親基本不下樓,在家里轉一轉、躺一躺、曬曬太陽,自得其樂。

去年,牟鱗海的哥哥牟長順一家也遷來大龍開發區,入住龍江新區。逢年過節或是周末,兩兄弟經常舉辦家庭聚餐,說說笑笑的親密氛圍,讓老母親樂得合不攏嘴、常泛起幸福淚花。

“老母親喜歡這里,愛人心情好,兩個女兒都在大屯小學上學,公交車接送去來都安全方便。大的馬上小學畢業,要進入初中了,成績不錯,半期考試是班上前10名。”說起一大家人現在的生活狀態,滿足的笑容在牟鱗海臉上蕩開。

“孩子有穩定的學習環境,我們依托市場做點小生意,不必再四處奔波,兩全其美,搬遷真是搬對啦!”

“夏季是鍋巴粉銷售旺季,日銷量可達500斤。我倆凌晨3點就要起來開工,一直要忙活到下午2點多。”大德新區農貿市場內,安祥卷操作機器磨漿,他妻子楊長花動作麻利地烙制鍋巴粉。“累是肯定的,但不累怎能賺到錢?”

楊長花在制作鍋巴粉

楊長花在制作鍋巴粉

安祥卷夫婦帶著兩個孩子與牟鱗海一家同批來到大德新區。通過兩年多時間的經營,新家園新生活正向著預想的好狀態迅速靠近,日子過得越來越滋潤。

在烏江岸邊德江縣桶井鄉老家過得苦楚,安祥卷夫婦不得不帶著兩個孩子長期漂泊異鄉打工。他家的窘境與大多數外出打工農村家庭一樣:妻子身體不好,在租房里照顧孩子;男丈夫沒有技能,只能做體力活,既勞累又掙不了多少錢。一家人四處奔波,生活不穩定還可將就,而頻繁更換學習環境導致孩子學習一直不太理想,則讓因自身經歷而深知教育重要性的兩人滿是擔憂和愧疚。

接到可搬遷大龍的正式通知,安祥卷夫婦趕著時間返回老家收拾家什物件,舉家遷出了大山。“孩子有穩定的學習環境,我們依托市場做點小生意,不必再四處奔波,兩全其美,搬遷真是搬對啦!”

再美的愿望,也要通過努力付諸實踐才能變為現實。孩子順利入學大龍中心完小后,安祥卷夫婦商量做鍋巴粉生意。從老鄉那里學技術“出師”后,到銅仁購買了5臺機器設備,正式開店營生。

安祥卷夫婦熱情和氣,鍋巴粉口味也不錯,得到顧客認可。通過生意往來,他們結識了很多周邊街坊和合作伙伴,與大龍、湖南新晃的銷售商達成長期合作,“批發+零售”,月均純收入穩定在6000元以上。

“現在生意過得去。小兒子習慣留堂做完作業才回家,大兒子成績稍微差一點,但有老師專門輔導,我們也很放心。”楊長花滿是笑意的眉眼間,透著飽滿的精氣神。“他不用像以前那樣勞累,我也能為家里做貢獻,孩子上放學都開心,一家人團團圓圓就是幸福。”

“與搬來之前對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生活有了新方式新盼頭!”

6月11日下午,德龍新區C區門口。67歲的冉夢霞把摘來的四季豆賣給了問價的新鄰居。跟在門口保安室值班的老伴張玉順打過招呼,就準備回家張羅晚飯。“早點吃完夜飯收拾好,就能早一點到社區服務中心廣場上跳舞啦。”

說起跳廣場舞,冉夢霞話語很輕快,臉上也有了笑容。熟悉的老鄉說她:“與搬來之前對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生活有了新方式新盼頭!”

冉夢霞一家4口是德江縣潮砥鎮農村人,家里的房子又小又破舊,進出村的道路又窄又難走,趕集市、走親戚都比較麻煩。她身體不好,老伴年齡也大了;家中長子有間歇性發作的精神疾病,需常年服藥;僅有小兒子是完整勞動力,掌握內裝修技能,卻也因老家那一帶市場小、活路斷斷續續而收入不穩定,只能勉強支撐著家庭開支。“小兒子33歲了,受我們這個家庭拖累,一直沒能成家。”

當地政府干部到村里開展工作,見到冉夢霞時常眼淚汪汪的,就建議她們家通過跨區縣易地扶貧搬遷政策換個環境,給生活一個改變的機會。

2018年1月,冉夢霞家搬入德龍新區。起居條件、生活環境大幅改善, 頻繁念著兩個兒子事情的她,依然眉頭緊鎖、悶悶不樂。大龍開發區職能部門、德江派駐大龍工作組以及社區干部多次做她的思想工作開導,她積極參加廣場舞健身活動。

新居民在簽約家庭醫生

新居民在簽約家庭醫生

“跟老姐妹們跳下舞,少想糟心的事情,心情好了,身體也好多了。”通過廣場舞集體性的紐帶作用,冉夢霞很快與一些周邊群眾建立了交情,逐步融入新生活。

大龍堡村毗鄰德龍新區,鐘姓村民認識冉夢霞后,了解到其耕種愿望,熱情地把自家幾乎撂荒的約1畝地交給她做莊稼。“鐘老哥哥把地免費借給我種菜,說只要不被征收,我可以一直種下去。不只是他,鄉親們都很熱情,碰著面都會打招呼。我心情很愉快。”

冉夢霞今年已摘了3批四季豆,吃不完的就賣了換錢。做點拿手的勞動,鍛煉身體、補充餐桌、換點小錢,一舉多得。“小兒子正跟著包工師傅在玉屏縣城做工,收入還不錯。我就盼著他能一直有事情做,存點錢,談個女朋友娶回家來!”想著小兒子終于有機會成家了,她滿是笑意的眉眼間,閃出了開心的淚花。

“娃娃讀書方便,生活用品基本上在小區內都能買到,趕集幾分鐘腳程就到了,希望子子孫孫扎根下來!”

彭勝明、蒲元碧老兩口在組裝打火機

彭勝明、蒲元碧老兩口在組裝打火機

石阡縣本莊鎮回龍村,條件比較差,全村整體搬遷。彭勝明、蒲元碧一家三代六口來到龍江新區。兒子兒媳遠去廣東務工,老兩口留在新家照看兩個孫孫上學。

每天早上送就近入學龍江小學的孫孫上學,二老便走進打火機配件組裝車間靈活務工,一邊做點事、一邊跟鄉親們聊幾句;下午放學時間,二老再去把孫孫接回來。經過一段時間的熟悉,兩人期間的組裝量已能超過1200個,30多元工錢也夠餐桌開銷。

“在外面跟鄉親閑聊也是玩,在這里務工可以聊天、也能掙錢。我們都戴著老花鏡呢,能完成這個量,還是不錯的!”蒲元碧笑著道:“娃兒們讀書方便,過條馬路就是學校。生活用品基本上在小區內都能買到,但每逢趕集,我還是會約新朋友們一起趕大屯林沖場。幾分鐘腳程就到了,很熱鬧。希望子子孫孫扎根下來!”

今年3月份,56歲的冉瑞建從德江縣復興鎮來到龍江新區。一家五口搬遷,因為老家還有事務沒處理完畢,他先行過來適應著,小輩們過些日子再過來。

“現在正是農忙時節,遇到這么廣的雨水,莊稼人真是很頭疼。”冉瑞建家考慮到搬遷,今年沒怎么做莊稼,但是老家親人們做的莊稼受影響嚴重,他也禁不住嘆氣。“種莊稼,一年忙到頭,風里來雨里去,累不說,收成還要看年份。就算風調雨順得豐收,也不見得能賺幾個錢。”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最近幾年,冉瑞建兼顧著莊稼,主業已調整為打零工。“我們在地里忙活了一輩子,有一把子力氣。在老家打零工,每天收入100元左右,比做莊稼好。來這邊后,我也了解過,建筑零工每天有120元,要高點。等天氣晴了、工地運轉起來,我也要去找事做了,貼補家用。”

冉瑞建聊起未來滿臉笑意

冉瑞建聊起未來滿臉笑意

冉瑞建十分滿意如今的生活現狀,并希望兒子兒媳能在園區找個適合的就業崗位,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共同干事創業,努力讓日子過得更好更幸福!他說著孫孫輩可以在城里上幼兒園、小學、中學,過上祖輩父輩們曾經想象不到的美好生活的時候,他因過度勞累而滿是超過年齡的滄桑的臉上,一直掛著淳樸又幸福的笑容。(銅仁日報融媒體記者 張勇 任恩多 張宏揚  特約通訊員 潘桂仙

編輯:陳敏
相關閱讀
0
六合图库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