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報告文學 綠色托起的夢

       

那天清早,我按約定來到茶海的興東茶場,看望在脫貧攻堅中做出業績的曾召武。說起曾召武,我和他早在三十年前就是相識相知的茶友。茶香已經伴隨他大半輩子了。

來到茶場,曾召武不在。他愛人說,大清早去普覺鎮上了。我于是信步茶園漫游。

立夏后的陽光,瞬間變得炙熱起來。藏在草叢中的蟲蟬正在休眠,只聽見山上傳來布谷鳥婉轉的叫聲。漫步茶園,置身綠樹間,只覺心胸坦蕩開曠。懷著對一棵棵綠樹的一往情深,伸出雙手撫摸著嫩嫩的芽葉,那淺淺的青,齊刷刷挺立著,仿若一夜間冒出。一路茶香彌漫,枝葉輕搖,令我陶醉不已,遐想無限。

我眺望遠處,棉花坡山下的茶園里遍布著采茶人。有個大嫂,還帶著小男孩,她全神貫注盯著茶蓬面上,雙手蜻蜓點水似的,靈巧熟練。

我不由自主地走近,她若無其事,只顧忙碌。我直接詢問她的采茶收入、家里是不是貧困戶。她爽快地回答:“一天有個七八十塊錢,不多。”我又問:“采春茶得多少收入?”她想了想說:“不算多,有個四五千塊錢吧。”

這時,旁邊一個老婦人插言:“現在種什么都不值錢了,找錢難吶。好在有個曾召武的茶場,只要不偷懶,一天上山采茶,多少找個油鹽錢。”她說今年她家采春茶收入有四千元。這個老婦人對曾召武還夸贊一番,說他做事硬扎,從不拖欠她們的工資。

正在擺談間,曾召武大步流星向茶園走來,盡管已近花甲,他的身體還敦厚結實,滿頭黑發,不減當年的風采。

曾召武一向做事干脆利索,雷厲風行,從不拖泥帶水。更難得的是,他有個好脾氣,無論遇到多大的不愉快的事,臉上不掛怒氣,對人總是笑臉相迎。

“怎么不先打個電話呢?”他略帶責備。他說他到鎮上取錢去了,每天都要支付采茶人的工費,這事可不能含糊。

寒暄幾句,我們走出茶園,來到他新建的加工廠車間。他的現代化廠房選建在一座小山頭上,足有3000多平方米。車間寬敞明亮,機器布局有序,頗有現代企業的氣派。走進車間,一派忙碌景象。曾召武說,他們在為重慶的客戶趕貨。只見五六臺揉捻機不停地運轉,那臺大型的自動殺青機,一頭鮮葉自動進口,一頭自動吐料。曾召武說,這臺先進的殺青機,他花費了20多萬元,有了這臺機器,就不怕茶園投產的高峰期了,一天可以殺青5000多公斤,而且殺青的質量好,沒有煙焦味,有了這些設備保證,茶價自然就上了檔次。

我隨他在車間轉了一圈,注意到這里的茶葉加工,并沒有滾滾升騰的濃煙,那么煤煙都排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曾召武說,現在的茶葉加工都采用環保處理了,加工所產生的濃煙通過吸風機吸到池里進行物化處理,然后排到地下。

在車間里行走,只聞到茶香,沒有異味,地上打掃得干干凈凈,沒有雜物垃圾,令人耳目一新。

回到辦公室,曾召武給我泡上一杯剛加工好的毛峰茶,說起產業帶動貧困戶脫貧。曾召武認為,企業應該給政府分憂解難。目前被列入貧困戶的村民,大多數都是上了五十歲的人,出門打不了工,又沒有經濟來源。

說著,他打開微信,把省委書記孫志剛批示的全省產業帶動脫貧的“利益聯動”四種典型經驗讓我看。這四種典型模式,一是產業輻射帶動型,二是產業吸納就業型,三是入股分紅型,四是合作發展型。他的企業榜上有名,屬于批示中的產業吸納就業型。他的興東茶場所處的位置,周邊就有兩個貧困村,一個是道塘,另一個是東門。通過茶場的采茶,勞動對象輻射到周邊,加工茶對村里貧困戶就業的吸納,使其收入很快達到脫貧的標準。去年這兩個村脫貧出列。

通過他的茶場帶動,貧困戶脫貧出列五十六戶,效果比較顯著。但曾召武并沒有為此滿足。他說他帶動的這個脫貧只是低標準的脫貧,尚未達到合作型共同奔小康的要求,還須繼續努力。

接下來他實打實地算了一筆賬。

通過產業帶動,自從500多畝茶園投產后,每年支付村民的采茶費、勞務費就達130多萬元,三年來共支付近400萬元。這筆勞務費的付出,對象大多是附近村的貧困戶,平均每戶達到兩三萬元,他還列舉了典型脫貧的實例。

道塘村的曾凡琴,上有老,下有小,妻子有先天性智障,生活不能自理,家里無經濟來源,家境十分困難。曾召武看在眼里,在去年春茶即將開采時,主動登門,叫曾凡琴去他茶場負責用采茶機采茶,實行計件工資。曾凡琴身體壯,吃得苦,一天機采四五千斤鮮葉,采茶收入每天百多元,在高峰期,采茶收入每天達到三百多元,一年干下來,能掙到兩萬多元。加上冬季在茶場干點零活,全家的收入達到四萬多元,去年他家己經脫貧出列。

下午,曾召武又帶我去了曾凡琴家,一幢三間木房,配有兩間偏廈,兩個老人正在吃著晚飯。他妻子坐在木椅上直愣愣地發呆,嘴邊淌著口水。曾凡琴說為照顧這個家,他不能出門打工,有了這個茶場,就有了找錢的地方,他非常感激曾召武對他的關照。

東門村的婦女雷書珍,也是貧困戶。十年前男人去世,丟下兩個老人和三個小孩,其中一個男孩患上癡呆癥。家里上下都靠她打理,家境窘迫。最后她到曾召武的茶場打工做茶,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了,干起活不怕苦累,在茶葉加工的高峰期,她熬更守夜,連續上兩個班。那年她在車間做茶收入兩萬多元,去年她家已經脫貧出列。

曾召武說起脫貧的事,如數家珍般娓娓道來。正說著,一輛大貨車駛進來了,他趕緊起身說,浙江的老板裝貨來了。事后他告訴我,每斤茶價12元。這筆貨款一到手就是28萬元,這是他歷年來最大的單筆交易額。

晚上我在茶場過夜。這天的鮮葉進廠量很多,晚飯后曾召武又去了車間。我在二樓房間休息,大腦里回顧曾召武創業的歷程。通過多年的不斷探索,才有今天走向成熟的企業家形象。

曾召武從接手一個村辦企業起家,那時他的家當只有兩臺炒鍋和一臺半舊的揉捻機,還有從民間借來的5000元啟動資金。歷經二十多年的櫛風沐雨,一路走過的坎坎坷坷,一步一個腳印,把企業從小做到大,最終使原來的小作坊發展成為初具規模的現代綠色企業。我欣賞他說的那番話,那也是他的內心表達,做企業要懂得負債意識,企業的發展要靠企業內生的自我造血功能。無論哪個年代,借來的錢是要還的。所以他經營的企業一路走來,能有今天的發展規模,并不是依賴貸款滾動,而是靠自己的資本積累投入壯大。很多企業借勢搶抓什么機遇,借機發展什么龍頭企業,借口大舉債務做強做大,可是往往在沉重的債務壓力之下,不但沒有起到任何帶動扶貧作用,反而把自己的企業帶進死胡同。

曾召武經營的企業逐漸走向成熟,這是個人品性和智慧的體現,所以在建新廠房和添置加工設備中,他除了向縣武投公司貸款50萬元之外,其余都是自己的積累投入,并且在這兩年間已經還清了武投公司的貸款。

曾召武諳熟茶葉市場規律,把自己的企業經營得風生水起。當前茶市的變化較大,高檔名優茶滯銷,一下陷入低谷,根據市場的導向,他著力生產中檔茶,充分利用配套的加工設備優勢,調整茶葉品種結構,不斷提高茶園的產出,在生產加工中先做中檔毛峰,再做炒青、烘青或茶坯類形成大批量的生產。“如今畝產值由過去的3000元增加到7000元。茶場五百畝投產面積,去年收入達到350萬元,今年爭取突破400萬元。”

曾召武還說,企業本身不練好內功,效益跟不上去,談何脫貧攻堅。沒有效益的企業,一切都是空談。

企業的內生動力,還不止這些因素,曾召武還在茶園管理上下功夫,在他的精心管理下,茶樹不打農藥,產品進行無公害無污染加工生產。生產加工的茶葉產品經檢測己經達到歐盟標準。他又推廣先進的機采技術,不斷降低采摘成本,為茶葉的價格騰出利潤空間。如今機采茶做成的炒青或是烘青,一斤茶同樣賣到十多元的價,這可是一個重大的突破,給企業效益帶來了新的希望。

午夜時分,彎月鉆進了云層,月光隱匿,我走回樓房枕著茶香入眠。不遠處的加工廠房,還是一片燈火通明。機器隆隆作響,宛如交響曲回蕩在廣袤的原野。曾召武的茶葉加工,今晚又是通宵達旦。

翌日早上,我離開了興東茶場。回來的路上,太陽升起來了,彩霞很快把天空映成紅彤彤的一片。遠去的茶海已經變成一片綠色的海洋,這綠色托起的夢逐漸變成現實。

編輯:陳敏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曾召武 茶場 采茶
0
六合图库开奖直播